【小说】死亡棋局

    《格言》上看到的一篇小说,觉得不错,收藏了。p.s.《格言》竟然涨到5块了……

    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start>

    死亡棋局

    ◎吴 嫡

    象棋大师泰克一直认为,进攻是最好的防守,为了取得胜利,可以舍弃任何棋子。可当他真正站到一场生死棋局上时,他的信条动摇了……

    1.军事参谋



    泰克一直在地图前深思,昨天夜里,他的计划书又一次被否定了。将军认为他的想法过于冒险,即使成功的话,自身的伤亡也很大。泰克很无奈,他不明白将军究竟在想什么,难道军队不是为了胜利而战吗?在胜利面前,还有什么值得顾忌的呢?

    泰克用心在地图上勾画着,地图旁是一副国际象棋的棋盘,上面摆着错综复杂的棋局。大战爆发之前,泰克是国际象棋大师,战争打响后,他被征召入伍,成为联军的智囊团成员。

    泰克再次设计了一套行动方案,他满意地放下笔,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,伸手从棋盘上拿起一个卒子向前走了一步。卒子触底了,虽然对面的棋子已经将自己的国王团团包围,但这个触底的卒子却更快更狠地刺杀了对方的国王。泰克笑笑,最犀利的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,可惜将军不理解这一点。

    将军仔细看着泰克的新计划书,脸色平静得像水一样。最后,他放下计划书,给泰克倒了杯酒:“老实说,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单场战斗计划。但泰克少校,我还是无法将之付诸实施。”泰克又焦虑又不解:“为什么?我保证这一仗我们可以赢得很漂亮!”

    将军点点头:“实话说,我也酷爱国际象棋,而且我还是你的崇拜者,我欣赏你的棋风和魄力,你总是能霸气十足地击败对手,完全不理会对方的进攻。在你进入军队后,你也为军队设计了很多成功的战斗计划,但那些都是单场战斗的胜利,不是整个战局的胜利。你的战斗计划过于冒险,完全不顾忌战斗人员的牺牲和损耗,这使你的战斗计划只能以小规模战斗为蓝本。”

    泰克不理解:“将军,我不明白。”将军摸了摸花白的头发:“下棋和战争有个完全不同的地方:每一局棋都是独立的,而战争是持续的。每个人的生命都无比珍贵,为了战斗的胜利,战士可以牺牲。但在可能的情况下,我们要为他们的生命负责。”

    泰克没想到当了一辈子军人的将军是这样看待生命。他自己从不把统计表上的战斗损耗当作是人,士兵就像是棋盘上的棋子,为了胜利,随时可以丢弃。“我以为真正的军人是不会考虑这些的。”

    将军笑了笑:“你误解军人了,或者说,你只看到了那些军校里一毕业就挂上校官肩章的军人。我是从士兵一步步走上来的。当我还是个下级军官的时候,我从不敢和手下的士兵接触得过深,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我要把他们送上战场,想到我要送去的是一个父亲或一个儿子,我总会很难过。”

    泰克默默站起身来,庄重地敬了个礼:“我明白了,将军,我会重新思考,重新制订一个战斗计划。”将军欣慰地点点头:“我相信你能做出最好的计划。”

    2.战俘

    半夜里,泰克被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惊醒,他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,发现屋外已经被炮火映得通明。德军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到了情报,知道了对手指挥部的所在,飞机和炮弹一起冲过来。

    泰克咒骂一声,最近几天敌军重兵进攻南部的战场,主力部队被牵制在了那里。与此同时,敌军的空军一直在指挥部侧翼活动,防卫部队将防空武器都集中在了那里。泰克心里一阵发凉,如果这是敌人精心安排的战术,那么这个战术既狠又准,完全撕开了外围防线。

    将军和其他军官被护卫上了装甲车向外突围,泰克的车在车队的最后面,他能听见外面士兵的呐喊声和枪炮声,一时双方相持不下。泰克松了口气,他先前让将军留下一支机械化部队在指挥部外一百公里的地方,就像棋盘上的车一样,虽然看起来离国王很远,但转眼间就能赶回来护卫,只要他们再坚持一个小时就没问题。

    就在这时,一枚炸弹在车队附近爆炸了,泰克的装甲车被炸得翻倒在地。泰克的头撞在车上,他失去了知觉。

    泰克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周围都是白色。一个医生走了进来,医生的身后跟着一个德国军人,他站在泰克的面前,用流利的英语说:“很高兴能再见到你,老师。”

    泰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人:“卡尔?”

    五年前,泰克收国际象棋神童卡尔为徒。卡尔出身德国的贵族家庭,他的棋风和泰克很像,泰克也最喜欢这个弟子。泰克相信,再过几年,卡尔一定可以继承自己在棋坛上的地位。然而一年后,卡尔被父亲召回德国,再也没回来,紧接着,战争就打响了。

    卡尔微微一笑:“老师,好久不见了。”泰克冷冷地一笑,并不说话。卡尔对他的反应似乎一点儿也不介意:“我听说你制订的很多计划都不被联军采纳,真是可惜,他们不知道你的价值所在。来当我的参谋吧,我会让你的才华得到完全的展示。对了,这次偷袭计划是我自己制订的,怎么样?”泰克这才注意到卡尔肩上挂的是一颗金星,他笑笑说:“果然年轻有为,卡尔将军。这次偷袭很完美,也很成功。我老了,没什么可教你的了,让我去该去的地方吧。”

    卡尔皱了皱眉:“你不用谦虚,因为你留下的机械化小队,让我的计划完全失败了,就像每次和你下棋一样。如果你能投靠我,我会忘记你对德军做的一切。否则,集中营的条件可比医院差多了。”

    泰克挣扎着爬起来:“让你的士兵拿刺刀顶着我的后背吧。”

    3.集中营

    泰克很快在集中营中获得了信任与尊敬,他鼓励大家坚强起来,胜利很快就会来到。他就像一缕阳光一样照进了这个阴暗的人间地狱,给囚犯们带来了希望。

    然而,来到集中营的第五天,泰克被看守带走了,囚犯们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着回来。一个老人取下了嘴里的一颗金牙,送给看守,希望能用自己换下泰克。看守接过金牙,还是把泰克带走了,他对老人说:“你救得了他这一次,也救不了他下一次。”

    泰克并没有被带到武器试验场,而是被带进了一间屋子。屋子简洁干净,正中摆着一副棋盘。泰克正疑惑时,卡尔走了进来,微笑着说:“别害怕,我只是想和老师重温一下昔日对决的感觉。”泰克哼了一声,摇摇头:“我现在是阶下囚,没那个心情。”卡尔说:“这样吧,如果你能赢我一局,我就给你们晚上加一道菜,怎么样?”

    泰克冷笑着坐在棋盘对面:“你让人准备晚饭吧。”

    三个小时后,泰克回到了囚犯们中间,那天晚上囚犯们加了两道菜。大伙儿高兴得像过节一样,他们终于知道在这个集中营里,有一个人能让死神一样的卡尔也无能为力。

    而小屋中的卡尔可没那么高兴,他恼火地看着棋盘,自己的棋子几乎将泰克的国王团团围住,泰克却用仅剩的两三颗棋子将他置于死地。在从军的这几年里,他把本已高超的棋艺和战争中的谋略相结合,自己感觉已经有了极大的突破,没想到最后仍然败在泰克手下。

  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卡尔每天都去找泰克对弈,两个人杀得难舍难分。卡尔觉得自己每次都在无限接近胜利,但最后的结局却永远都是棋差一招。集中营里的囚犯们从泰克被押出去时就伸着脖子等,远远地看见泰克微笑着回来,大家就集体起立欢呼。泰克带来的胜利喜悦,冲淡了每天都有人被拉走的死亡阴影,让囚犯们可以短暂地忘记自己的处境,他们像崇拜英雄一样崇拜泰克。

    在这些崇拜者中,有一个叫特瑞斯的法国男孩,老缠着泰克教他下棋。泰克发现这个九岁的孩子有惊人的象棋天分,他忍不住暗自伤心。如果不是战争,他可以在十年之内把特瑞斯变成世界顶级的象棋大师,然而在这里,这孩子连活下去都是奢望。

    4.死亡棋局

    在又一次被泰克击败后,卡尔冷冷地看着他:“也许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在棋盘上赢你了,但这只是几十个木头块的游戏而已。我只有在真正的棋局里,才能激发出最大的潜能。”泰克微笑着说: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什么是真正的棋局?”卡尔笑了:“我们都是军人,摆弄这些小儿科的东西未免太无聊了,我已经决定了,要下一局真正的棋,真正属于军人的棋局。”

    泰克莫名其妙地看着卡尔,卡尔冷冷一笑:“不用费心猜,明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  凌晨时分,泰克被卫兵带上了车。他一下车就惊呆了,现在,泰克终于明白卡尔是什么意思了。

    这个广场早被炸得千疮百孔,但此时却平整如镜,上面用白线画着一副巨大的棋盘,旁边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德军和手无寸铁的囚犯。卡尔走到泰克面前,微笑着说:“棋盘准备好了,现在我们来摆棋子吧。”泰克颤抖着问:“那,吃掉的子……”卡尔笑道:“当然是死!”

    泰克后退一步:“不,我不能这么做,我拒绝!”卡尔摇摇头:“老师,看来你并没有弄清局面。现在的情况是,如果你拒绝,他们都要死。可如果你赢了,留下来的棋子就可以活着。”泰克狂吼起来:“不,我绝不下这种棋!”

    卡尔耐心地说:“想想看,老师,难道你下棋时不是幻想你手下指挥的是真正的千军万马吗?我了解你,就像你了解我一样,只有真正的战场才能激发我们最强的潜能。感谢战争,和平时期恐怕最有权势的人也没办法享受这样一局棋。”

    泰克一巴掌打在了卡尔的脸上:“放屁!你这个魔鬼!”卫兵把泰克按在地上,卡尔摸摸脸:“老师,我不强迫你。不过,你一天不应战,我就每天杀一个囚犯。”

    泰克被按在地上,什么也看不见,但他听到了一个囚犯被拖出去的声音。他绝望地吼道:“我输了,我认输了,求求你,别杀人!”

    枪响了,卡尔冷冷地说:“这盘棋你是躲不掉的,另外,你最好别想着自杀。如果你自杀,这里所有的囚犯都要陪你去死!”

    第二天,卡尔来到囚房,用手指了一下坐在泰克身边的小孩,两个卫兵冲进去,把那孩子提了出来。囚犯们一阵骚乱,卫兵朝天放了一枪,所有人都不敢动了。眼看着小孩无助地哭号挣扎,泰克缓缓站起来,对卡尔说:“放开他,我答应你。不过,我需要两天的时间做准备。”

    卡尔的嘴角挑了挑:“好,就给你两天时间。”泰克说:“还有,如果我赢了你,你要给我自由。”卡尔愣了一下,摇摇头:“这我办不到。”泰克叹了口气:“那好吧,到时你放特瑞斯走也一样。”

    当听说特瑞斯是个象棋天才,泰克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衣钵时,卡尔讥讽地说:“就这个小崽子?天才?老师,你觉得他比我更好吗?”泰克郑重地说:“现在他还不是你的对手,不过如果你有胆量放了他,我打赌十年之后他一定可以赢你。”卡尔哈哈大笑:“好,我答应你,决不食言。我等着他十年后来找我!”

    深夜,所有囚犯都围在泰克身边,泰克神色凝重地告诉大家:“我需要三十个志愿者作为双方的棋子。双方的国王会由我和卡尔亲自担任,我会尽量保住你们的性命,但棋盘上至少还会有一半的人死去,也许更多。”

    囚犯们都沉默了,一些人偷偷向后退,最后,泰克的身边只剩下二十八个人。泰克叹了口气,就在这时,先前用金牙换泰克的老人从墙角挣扎着站起来:“哪个位置的棋子最容易死?”泰克看了老人一眼,知道了对方的心意,黯然说道:“最左侧的兵。”老人点点头,坐到了泰克的身边。

    还剩下最后一个人了,可所有人都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最后,一直站在泰克身后的特瑞斯站了出来:“让我来吧。”泰克吃了一惊:“我下这盘棋就是为了你,你不能去死。”特瑞斯说:“老师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让我活下去。”泰克看了他很久,终于露出了笑容:“好,咱们一起赌一次。”

    5.生死鏖战

    天还没亮,广场上已站满了人。卡尔意气风发地对泰克说:“老师,昨天前方发来电报,我的作战计划又一次取得了胜利。”泰克没说话,只是回头向所有的志愿者鞠了一躬。志愿者们默默地走上棋盘,失去金牙的老人则直接走到了最左侧的兵的位置,特瑞斯走到了另一枚兵的位置。

    卡尔皱皱眉:“老师,你不想让这小崽子走了?”泰克说:“当然想,我虽然让他站在棋盘上,可我不会让他死掉。”卡尔摇了摇头,似乎在嘲笑泰克的自信。

    德军将广场围得水泄不通,所有人都在沉默中等待着这场死亡棋局。一轮血红的太阳跃出了地平线,卡尔刚想说话,却愣了一下,因为他看到了泰克的头发。

    泰克曾经有一头如墨的黑发,他说,这是因为没有哪个对手能让他真正地费心思考。然而此刻站在卡尔面前的,竟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泰克竟然在一夜之间白了头!卡尔心里一震,随即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,这一定是精彩到极致的棋局!

    卫兵推来两辆车,车上有一个高高的座位,摆在两边国王的位置上。卡尔和泰克各自上车,棋局正式开始。

    卡尔先走,他让自己最左侧的兵向前走一步,这是泰克最常用的起手式。泰克却没像卡尔预料的那样硬碰硬地顶上来,而是也先走了自己左侧的兵,避开了开局的对拼。卡尔愣了一下,思考了一会儿,让自己的第二个兵走了起来,泰克却让左侧的兵又上了一步。这种孤军深入的下法正是泰克的特点,卡尔立刻跳马,准备迎击。

    按照惯例,双方各走五步后,第一次杀戮将不可避免。但泰克的下法和平时完全不一样,他几乎每子必争,双方互相胶着,下到第十步时彼此竟都一子不失!

    卡尔对泰克说:“老师,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啊?”泰克冷冷地回答:“托你的福,我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这么下棋。”

    卡尔见打破不了僵局,于是指挥自己的马去兑泰克的马,泰克避无可避。卡尔那边的“马”愣住了,泰克的“马”恰好是他最好的朋友扮演的,他不肯走过去,他不能亲手杀了自己的朋友。

    这时,德军的枪响了,泰克的“马”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卡尔的“马”跑到他身边,抱住了他。中枪的囚犯流着鲜血,轻声对抱着自己的朋友说:“别犹豫,走下去,我们要赢……”头一歪,死了。

    泰克默默地看着那个伤心的囚犯,如果他还想赢,他就必须用象吃掉卡尔的马,但他无法说出这句话。他沉默着,卡尔越等越不耐烦。那个囚犯放下怀里的朋友,站起来,冲着泰克高喊:“别犹豫,走下去,我们要赢!”这声呐喊在清晨里久久回荡着。泰克闭上眼睛,任凭泪水横流:“象E3走G5,杀马!”又是一声枪响,那个囚犯摇晃着倒下了。

    从这一刻开始,棋盘上其他的囚犯都红了眼睛,只要一听到口令,便毫不犹豫地走向既定目标,丝毫不考虑自己的生死。卡尔越下越兴奋,指挥棋子不断冲杀,泰克也抛却了犹豫。双方的棋子如走马灯般在棋盘上厮杀,场边的枪声不停响起。每一声枪响,都会有一颗“棋子”倒下,卡尔觉得自己是在指挥一场无比刺激的战斗,这种感觉让他兴奋到了极点。

    6.惊天逆转

    场上有一半的人倒下了,战局逐渐明朗:双方剩下的棋子数量差不多,但卡尔的棋子已经将泰克的国王团团围住,随时都可以发起进攻。这时,泰克忽然把自己的一个兵又向前走了一步。卡尔一激灵,这个兵离底线只有三步了,他本能地想让皇后去杀了他,却忽然发现这个兵正是泰克想放走的特瑞斯!

    卡尔深吸了一口气,提醒自己要冷静。泰克如果真想救特瑞斯,为什么还会冒险把特瑞斯放到棋盘上?理由只有一个,他在骗自己!他事先对自己说下棋是为了救特瑞斯,自己就会在下棋的过程中下意识地关注特瑞斯,而忽略其他。

    想到这里,卡尔迅速地重新审视一下局势,果然发现泰克在一片防守的架势中蕴藏着一股反击的力量,虽然还看不出泰克的后招如何,但他不能冒险把皇后抽回去。反正只要按自己的棋路下,在特瑞斯到底线之前一定可以将死泰克。想到这儿,他笑了,说:“老师,你的圈套已经被我看透,你输定了!”

    接下来,卡尔围着泰克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进攻。泰克的防守棋子不断被杀掉,却总能在惊险万状的情况下把国王保住。卡尔杀得眼睛都红了,终于用车和马封住了国王所有的逃脱路线,只要一步,他就可以将死泰克了。

    然而这时,卡尔听到泰克发出了轻轻的笑声:“将军。”卡尔一愣,急忙往回看去,他目瞪口呆地发现,就在自己一心想要将死泰克的时候,特瑞斯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底线,小兵变成了皇后。他输了。

    卡尔如同从云端坠下,他就像一个冲向对手的刺客,刺破了对手胸前的衣服时,却发现自己的胸膛已被洞穿。他恼怒地站起来,棋盘上剩下的囚犯都仰头看着他,士兵们也看着他。他脸色铁青,咬牙吐出一句话:“我输了。那个小崽子可以走了,不要阻拦他!”

    特瑞斯离开了,剩下的囚犯背起同伴们的尸体,也离开了。卡尔将车缓缓开过宽阔的棋盘,来到泰克的车边:“老师,你赢了。我从没想到你能下出这样的棋来。你果然比我厉害得多。我不会杀你的,你得继续教我下棋。”

    卡尔说了半天,泰克却一声也不吭。卡尔觉得奇怪,登上泰克的车,只见泰克坐在椅子上,头歪在一旁,满头白发被轻风吹拂着,脸上带着微笑,像睡着了一样安详。泰克已经死去了。

    几天后,卡尔正在棋房里研究地图,一个卫兵惊慌地冲了进来:“将军,不好了,前线败退了!一支机械化部队偷袭了咱们,快走吧将军!”卡尔脸色大变:“快,让人把集中营里的囚犯都杀掉!”卫兵拉着他的胳膊:“将军,来不及了,别管他们了!”

    卡尔带着卫兵仓皇地逃走,留下了一副下到一半的棋局,和写了一半的作战计划。

    尾 声

    三十年后的一天,在一栋低档公寓楼里,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按响了十二层的一家门铃。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打开门,疑惑地问:“先生,你找谁?”中年人笑笑:“我找一个叫卡尔的人。”老人摇摇头:“你找错了,这里没有这个人。”中年人盯着他,问:“你就不想知道当年是怎么被打败的吗?”老人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进来吧。”

    老人给中年人倒了一杯茶:“特瑞斯,既然你找到我了,我不承认也没有意义。这三十年来,我每天都在想那个问题:放走你时我让人搜过你,你身上没有一片纸,即使泰克告诉了你什么,你也不可能记住。你对军事一窍不通,连坐标值都不懂,何况一份完整的战斗计划?”

    中年人看着他问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老人笑笑:“这些年你在国际象棋界这么出名,我虽然藏在贫民窟里,电视还是看的。”随即他又黯然道,“我现在只想知道,当年联军是怎么取胜的。”特瑞斯说:“你猜的没错,我的确不可能记住一份战斗计划,但老师并没有让我记那东西。他让我记的是一份棋谱,一份他想了整整两天两夜的棋谱。”

    卡尔愣了半天:“什么棋谱?我的士兵一直监视着囚房,如果泰克画了棋谱,我不可能不知道。”特瑞斯笑笑:“他什么也没画,他让我记的就是你们俩下的那局棋。”

    卡尔喃喃地说:“这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特瑞斯说:“老师在那局棋里一改往日的棋风,用最小的代价和你周旋。他让我把这局棋牢牢记住,如果能活着出去,就去告诉联军的司令。他说,这局棋代表着你们两人战术思想的最高水平,你一定会毫无保留地把你在战场上的战术透露出来。他让我记住你是怎么做的,而他是怎么击败你的。他嘱咐我的事,我做到了。”

    卡尔双手掩面,不知是哭还是在笑:“泰克,我今天才知道你的水平比我高出多少!”特瑞斯说:“战后我加入了追查战犯的国际组织,你是我的第一目标。我用了三十年才找到你。”卡尔笑笑:“当年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让你到了底线,我早该想到,兵变了皇后,一定会将死国王的。可惜我上了泰克的当,放你下了底。这一步棋,我逃了三十年,还是没躲过去。”

    卡尔从桌子下拿出一副棋盘:“陪我下一盘吧。这三十年我都不敢和别人下棋,只能自己和自己下。”

    特瑞斯郑重地坐下,拿起了最右侧的小兵。窗外,几辆警车呼啸着汇集过来……

    [完毕]



   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。
   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枫芸志,原文地址《【小说】死亡棋局
    标签:
    分享:

还没有人抢沙发呢~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